放飞自我

关于我

 ※虽然是手残但是码字的速度真的是相当稳定呢,夸奖我自己。

@修伞深夜60分 


这是叶修在苏家过的第一个冬天。

习惯了北方的冬天,南方的寒冷仿佛是渗进了骨子般,让他难以承受。

租住的小房子里倒是也安装了空调,但他也清楚光凭他和苏沐秋两个人赚的钱,还负担不起高额的电费。

晚上的时候到还过得去,将两床被子叠在一起,在被窝里挤挤取暖,一觉睡到大天亮,醒来的时候暖烘烘的被子让人舍不得离开。

这时候,苏沐秋总会挣扎着伸出手,拿起两人冷冰冰的衣服塞进被窝,趁机冻醒叶修,也暖暖贴身的衣服,好让起床变得没那么艰难。

小小的被窝里面,两个已经开始长个子的少年缩手缩脚地把自己往衣服裤子里塞,一不小心还会给上对方一肘子,却死活不愿意接触外面寒冷的空气。

想象着此刻被窝外面的情形,叶修总是忍不住嗤嗤地笑:“我说苏沐秋,你看我们这被子抖的,和古装电视剧里那洞房时候的情形是不是一模一样的。”

虽然被子里乌漆墨黑的,他还是能猜得到此时的苏沐秋一定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然后自己的小腿肚就被对方借着伸腿的机会狠狠踹了一脚。

“报复心太重了吧苏大大。”

“让你废话这么多。”

一把掀起被子,两人经不住同时打了个寒颤,然后望着对方睡了一晚上翘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。


“今天是冬至啊,”翻着挂在墙上的日历,苏沐秋感慨了一句。

叶修想了想,然后开玩笑一样地提了句:“冬至啊,那该吃点好的,比如说……”

“汤圆。”

“饺子。”

一贯默契的两人今天难得出现了分歧,他们默默对视了五秒钟,然后一场辩论由此展开。

“冬至当然是吃饺子啊,苏沐秋你怎么这么没常识啊。”

“开什么玩笑,我和小橙每年冬至都吃的汤圆,就算在孤儿院的时候吃的也是汤圆,从来就没有吃饺子这个说法。”

争论了半天没个结果,大眼瞪小眼了半天,最后谁也不服谁,只能上网查找最正统的冬至过法。当然,结局是显而易见的,这只是地域差异造成的小小误伤而已。

“咋办,到底吃啥?”

“PK,谁赢了听谁的。”

“成。”


最后,在竞技场激烈地争斗了一天,不得不认输的苏沐秋鼓着腮帮子在自己的小本本里划了几笔,然后拿起存在抽屉里的零钱出门买饺子去了。

叶修暗暗比了个v字手势,然后厚道地跟了上去,今天既然是苏沐秋去买菜,他就得负责去接苏沐橙回家。

和小姑娘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,叶修看着蹦蹦跳跳的苏沐橙,出声询问:“沐橙喜欢什么味的饺子?”

“什么味的都喜欢!”知道今天改吃饺子的苏沐橙此刻双眼闪闪发亮,“我觉得我今天能塞下二十个!”

“哈哈哈,那我今天能吃下八十个,”叶修挤了挤眉,“我们今天争取把你哥哥吃穷了。”

嘻嘻哈哈的两人一点也没有意识到,到底能吃到多少个饺子,是由去买菜的苏沐秋决定的。


苏沐秋倒是也没克扣,各种口味了饺子都买了几个,足够三个人的分量。明明就是普通的水饺,但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,吃起来特别有味道,肚子彻底被塞满的三人最后满足地摊在沙发上,懒洋洋地看着电视节目。

“饺子挺好的,就是里面要能塞点梅子硬币啥的就好了。”

“速冻的,又不是现做,你想得倒美。”

“那明年我们就自己做呗。”

“我呸,明年吃的一定是汤圆!”

笑眯眯地听着两个哥哥斗嘴,苏沐橙托着下巴想着,不论以后的吃的是什么,只要能一直在一起过冬至,那简直再美好不过的事了。


※手残60分只能码这么多啦_(:з」∠)_

※狂野情人paro,撒狗血OOC注意

※没有售后

 @修伞深夜60分 

在踏进房门的第一秒,黄少天就不忍直视地捂住了眼睛:“我去叶不修大白天的在客厅裸奔你要不要脸?”

正安静趴在地毯上的美洲豹闻声回头,无视黄少天一脸我要报警的表情,对站在他身后的喻文州点了点头:“文州,你过来看看。”

借着美洲豹抬头的动作,喻文州和黄少天同时看到了被豹子圈在身旁的那只体型娇小的家猫。重种带来的压力让它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,但它却没有一点想要逃离的意向,反而在看到进来的陌生人后下意识地往美洲豹身上蹭了蹭。

美洲豹带着几分安抚性质地在猫咪身上轻轻舔舐了几下,又用头顶了顶它抬起的小脑袋,看样子是懒得做什么解释说明了。


“叶修身边的那只猫……”苏沐橙掠过神色诧异的蓝雨二人向前走了几步,“是我哥哥。”

似乎是听见了熟悉的声音,猫咪轻轻地咪呜了几声。

“我和叶修都以为他已经死在了十年前的那场意外里,没想到昨天,在他的衣冠冢边看到了被强制保持在魂现状态的哥哥。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美好的回忆,这个一向坚强乐观的女孩子声音带上了些许哽咽,“他什么都不记得了,连话也说不出来,只会在我们脚边绕圈,但我们还是好庆幸,在他消失了整整十年之后……这简直是上天的恩赐。”


“我说……苏妹子,”黄少天神色古怪,“不会说话只能维持魂现状态什么的,你们不会只是捡了一只和你哥哥很像的普通野猫回来吧。”

“少天,他是斑类。”全知的人鱼否定了自家副队的质疑,“虽然不知道这位是不是苏沐橙的哥哥,不过,想起最近发生的那几起案件了吗,很类似,被强制保持在魂现状态的神志不清的斑类。”

“你们那边也是吗?”美洲豹终于将注意力分散到了另一边,“H市在这十年里断断续续发生了好几次,刚开始受害人都是轻种,现在连中间种也难以幸免了,我怀疑有人在用斑类做实验,最后的目标应该是重种。”

“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前辈你身边那位,大概是第一位受害人。”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,喻文州快步上前,仔细观察起了因为陌生重种靠近而情不自禁炸毛的猫咪,“G市及周边的区域是近几年才出现类似案件的,我联系过其它区域的管理会,然后发现了最早出现这种情况的案发地点在H市,现在看来,这种非人道的实验,或许十年前就已经出现了。”

无奈地按住咪咪叫着往自己肚皮下钻的某只猫,叶修点了点头,示意苏沐橙带着蓝雨的两位稍事休息,然后一口咬住猫咪的后颈钻进了卧室。


“我说,我都不知道你竟然还有一个哥哥,”黄少天相当自觉地拿起茶几上了茶壶给自家队长倒了杯茶,对着苏沐橙念叨,“你和叶修也瞒得太紧了,联盟所有人都在好奇你们俩的关系,毕竟两只无血缘的斑类,呆在一起十多年竟然还没一点粉红泡泡实在是太奇怪了,结果今天才发现,原来他也算是在照顾家属。”

气场是骗不了人的,更何况对于善于观察的黄少天来说,叶修看着那只猫的眼神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,在认识叶修的这么多年里,这个一直孤身一人支撑着H市斑类管理会的男人从未有过如此闲适放松的姿态。


“就你眼尖,”恢复人身的叶修穿着一身休闲装淡定地走了出来,怀里仍然抱着那只团成一团的猫,“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好好讨论一下这个持续十年之久的恶劣事件了。”

想起捡到苏沐秋时猫咪那一瘸一拐浑身伤痕的样子,叶修眯了眯眼。

沐秋,你再等等,我们一定会让你恢复过来的。


© 放飞自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